村庄小路系乡愁 □廉璟霞
时间:2020-11-21 16:26:45 | 来源:河南日报 | 作者:

  小村的北边是沁河,小村和沁河之间,隔着一条不知道通往何处又建于何年的长堤。站在堤上北望,宽宽的河床绵延向远方。远方的远方,太行山朦胧的身影绘成了一幅乡村画卷的背景墙。那个小村庄,就是流淌在我梦里的故乡。

  一条条弯弯曲曲的小路是小村通往外界的出口。小路很窄,下雨天满地泥泞,走一步沾两脚泥。天晴了,小路又变得沟沟坎坎,风一吹就尘土飞扬。从我记事起,以种田为生的乡邻们就在那一条条小路上奔忙,一年又一年,一代又一代,春耕夏种,秋收冬藏。

  有人把村庄比作一顶帐篷,四周的小路就是一根根拴着帐篷的绳子。每当想起故乡时,我就会想起这个比喻。或许是因了那一根根绳子的牵绊,离乡千里,一别经年,我却一直走在回乡的路上。

  村西头那条小路通往一大片庄稼地。春天,有绿油油的麦苗和金黄的油菜花;夏天,有成熟的麦子和挥汗如雨的打麦场;秋天,田野里长满了玉米、红薯、大豆、高粱;冬天,蛰伏的麦苗在皑皑雪原守望春光。四季变换的风景是我对于色彩最初的启蒙,在那条小路上,曾经跳跃着我小小的身影,嬉戏、玩耍,看麦浪滚滚,摘野草野花。

  孩童照例是顽皮的,因为贪嘴的缘故吧,我最喜欢那片田里的秋天。绿豆荚日渐饱满的时候,我和小伙伴们会揪几个坐在路边儿吃。捏开长长的豆荚,一粒粒嫩嫩的绿豆粒挤得密密实实,一股脑儿塞进嘴里轻轻嚼着,原汁的绿豆浆便漫上了舌尖的每一颗味蕾,微甜里带着缕缕豆香。有时会和小伙伴拣几根小木棍儿,聚拢在一起挖红薯,不一会儿,一串粉红色的红薯就呈现在眼前了。欣喜若狂的伙伴们胡乱擦一把泥就开吃,凉凉的、甜甜的、脆脆的。那是一种无可替代的味觉体验,以至于在以后长长的别离里,我一直在寻觅,却再也寻不见。

  走得最多的是村北头那条通往河滩的小路了。翻过长堤,沿着窄窄的小路一路向北,路两旁是高高矮矮的庄稼,小路的前方就是清冽的河水了。那里,是我儿时的乐园。有牧童短笛、河畔青草;有红柳丛中一群群快乐的麻雀,秋雨中草稞里瑟瑟发抖的小兔子;还有到处溜达的蚂蚱、野蜜蜂、花蝴蝶、不知名的小鸟……

  自己是个旱鸭子,却喜欢看小伙伴们下河游泳。羡慕之余,痴痴地幻想着有一天能长出一条美人鱼的尾巴,那样就可以像他们一样在水里往来穿梭了。午后,几个小伙伴光着脚在浅浅的河里逮那些小尾巴鱼,每捉到一条便会引来一阵欢呼。在河滩上圈起一个小水坑,把逮来的鱼放到里面,等玩累了再一条条扔回河里去,还它们自由。逮到的小河虾可就直接放嘴里吃掉了,咸咸的,带点儿腥味儿。

  村南那条小路的尽头是一条通往公社、县城的柏油路,乡邻们都叫它“南马路”。提起南马路,大伙儿就有种腰杆儿挺直的自豪感。上学、赶集、缴公粮、开证明、拉化肥……那是一条连接起城乡的必经之路。40年前,我就是从那条小路出发,走出小村,一路到县城、省城读书、求学,越走离故乡越远了。

  如今,小村依旧,只是换了模样。一座座亮堂堂的新楼拔地而起,代替了昔日的茅檐低小。一条条乡间小路都已拓宽成道道通衢,四通八达,人来车往,好不繁忙。

  走在熟悉的村庄,看着眼前红红火火的景象,为小村的蜕变感慨、高兴之余,心底又弥漫着几许淡淡的惆怅。蓦然回首,记忆里的小路,早已淹没在岁月深处,空余一地乡愁。

关键字:
红黑大战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1. 本网注明来源为红黑大战的稿件,版权均属于红黑大战,未经红黑大战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使用。
  2.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红黑大战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邮箱:hnshw888@126.com
>>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   
用户名: 验证码: 游客请勾选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邮政编码:450000
联系电话:0371-55313503 联系邮箱:hnshw888@126.com
版权所有·红黑大战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