娘,我今天吃馍了
时间:2019-07-03 06:41:34 | 来源:大河报 | 作者:

  □张福娟

  听到一篇文章《木屐声声》,文中描写了一位母亲伟大的母爱。听完,泪流满面的我来到厨房,拿起一个馍咬了一口,轻声说:“娘,我今天吃馍了……”

  我自小就不爱吃馍,没有原因,我就偏偏不爱它。或许和我骨子里的执拗性格有关,一旦不喜欢,就是决绝。作为以面食为主的北方人,能做到我经年累月不吃馍这种程度的,我想着为数也不会太多吧。

  不过回头去看,馍却一直伴随着我的成长,成为我一生温暖的回忆。

  记得小时候,村里人经济都不富裕,还要天天吃玉米面馍。我家经济状况比村里人略好些,天天能吃上白面馍。

  那时候我总爱拿着白面馍和邻家姐姐换玉米面馍,还都是两个换一个。拿着战利品我都要回家炫耀,每每没等说完,母亲的“疙瘩梨”就会招呼到我头上。她高高地举起,却只是轻轻地落在我头上,像风儿掠过,一点也不疼。我才不怕呢。母亲叹着气说:“四傻子,我怎么会有你这么傻的孩子,以后不能换了。”

  可是母亲如此的恫吓劝说,并没有阻止了我的“傻缺儿”行动,拿白面馍换玉米面馍的游戏我还是乐此不疲。

  于是“四傻子”这个称号,像春风吹遍了江南岸一样,迅速在我村里生了根、发了芽,势不可挡。

  大人们见了我,会说:“四傻子儿,我家有玉米面馍,拿你家白馍来换。不要你两个换一个了,一个换一个就行。”说完,大笑着扬长而去。

  孩子们见了我会唱:四傻子,四傻子,张家一个四傻子。白面馍馍嫌弃它,玉米黄黄金疙瘩。不会算数做题目,两个一个不分家。

  听到后,我哭着跑回家。趴在母亲的怀里,委屈着抽噎。那成串的泪珠,挂在稚嫩的小脸蛋上,让母亲心疼不已。她用因劳作而粗糙的手掌,轻轻地拭去我的泪水,柔声说:“不哭,俺妞妞,精着呢。他们才傻呢……”我便会破涕而笑,又开始愉悦了。

  后来每次碰到说我傻的,唱我傻的,我都会理直气壮地怼过去:“你才傻呢,你们全家都傻,祖宗十八辈都傻。”这样的日子,往复着,我也练就了一副钢铁不坏之身。现在在工作中,我经常会遇到别人的冷眼和嘲讽,甚至是挫折打击,但我都会一笑置之,因为我早已经学会了坚强。

  记得没过多久,邻家也改吃白面馍了,我就再也没换过馍。失去了这样趣味,我更懒得吃馍了。

  那时候农村贫家,哪有什么好东西让我吃。母亲看着瘦瘦弱弱的我,总是说:“妮儿,吃一口馍吧,多少吃一口。正长身体,不吃馍哪能长高?”这样的唠叨伴随我的整个童年。每每回忆起来,心总是暖暖的。

  记得有次放学回家,我看到那满锅的馒头,负气扭头就走。母亲在我身后气喘吁吁地追喊:“妮儿,吃口馍再走。妮儿,别跑恁快,吃口馍再跑。”年幼无知的我,哪能理解母亲的苦心?

  在母亲的殷殷呼唤声中,在她追逐的脚步声中,在她无微不至的关怀中,在她日益苍老的目光中,我长大了。

  树叶青了黄,黄了青,”四傻子“的称呼传到了现在。家人们见了我,大都是“四傻子,四傻子”地喊。母亲见了我,更是把我搂到她怀里呢喃:“我的四傻子,回来了,回来了——好啊!”

  长大后,离开母亲的怀抱,我吃不吃馍,也没人问了。都不记得,多久没有尝过馍的味道。因为身后,没人喊着“妮儿,吃口馍再走吧。妮儿,吃口馍再跑吧!”

  娘,我今天吃馍了。娘,我想您了。

关键字:
红黑大战版权与免责声明:
  1. 本网注明来源为红黑大战的稿件,版权均属于红黑大战,未经红黑大战授权,不得转载、摘编使用。
  2. 本网注明“来源:XXX(非红黑大战)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媒体之稿件,意在为公众提供免费服务。如稿件版权单位或个人不想在本网发布,可与本网联系,本网视情况可立即将其撤除。
  3. 如涉及作品内容、版权等其它问题,请在30日内同本网联系。邮箱:hnshw888@126.com
>>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    
用户名: 验证码: 游客请勾选
            
地址:郑州市经一路省政府四号楼 主办:河南经济报-中原经济网网络运营中心 邮政编码:450000
联系电话:0371-55313503 联系邮箱:hnshw888@126.com
版权所有·红黑大战 Copygight © 2016 yuwang1.cn All Rights Reserved.